如何正确看待全球矿业形势
作者:佚名    资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71    更新时间:2015-7-9

 

       2004年,中国及其他金砖四国对矿产的惊人需求使得全球采矿业措手不及。尽管业界已尽力增加矿产产量亦不能满足其日益增长的需求,故矿产价格因供不应求而迅速上涨。

 

       国际矿产资源行业在全球GDP 中占比高达11.5%,而它的间接贡献远高于此。该行业所产出的资源产品可用于我们生产汽车、建筑、手机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活周遭产品。然而,该行业却常被冠以“破坏自然生态”的恶名


  国际矿产资源行业在全球GDP 中占比高达11.5%,而它的间接贡献远高于此。该行业所产出的资源产品可用于我们生产汽车、建筑、手机以及各种各样的生活周遭产品。然而,该行业却常被冠以“破坏自然生态”的恶名,从而贬低了其在全球经济中的贡献。


  鉴于它巨大的利润空间,许多发展中国家,甚至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发达国家,在过去10年间也依赖矿产资源行业带来的税收收入。这样就造成了一个矛盾的局面,对于矿产资源行业,我们一方面深恶痛绝,另一方面又严重依赖。对此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该行业面临着来自其利益相关者——政府、非政府组织、消费者甚至采矿业本身的深刻误解。


  2004年,中国及其他金砖四国对矿产的惊人需求使得全球采矿业措手不及。尽管业界已尽力增加矿产产量亦不能满足其日益增长的需求,故矿产价格因供不应求而迅速上涨。经过了8年的持续增长后, 2012年各国政府希望采取措施平衡矿产资源行业的利润,澳大利亚推出了资源超额利润税(super-profits tax),并被世界各国政府效仿。但可惜的是,此法案迟到了8年,法案推出时恰逢全球矿业面临需求及盈利衰退的大形势,该行业需要的是政府协助渡过难关。此情此景下,澳大利亚政府却执意引进资源超额利润税法案,令澳大利亚的矿业前景雪上加霜。而更糟的是,矿企高层亦错估市场动向,空前大规模进行产能扩张。例如,2013年Vale批准了每年9000万吨的S11D铁矿计划,Rio Tinto通过了每年在Pilbara增产7000万吨的项目,BHP Billiton从2012年的年产1870万吨增至到2014年的年产2700万吨,类似的情况亦发生在热力煤和冶金煤、铜以及其他大宗商品中。


  矿业对全球经济有着深远的影响,全球亦有固定的需求量曲线(2012年起基本没有大变动)。如此重要行业的前景,持续地被各界误判,投资者便首当其冲地成为了受害者。BHP Billiton的市值从2011年的2700亿美元跌到2015年6月的1150亿美元,Vale从2011年中的1700亿美元跌到现在的380亿美元,Rio Tinto从2011年的1400亿美元跌到现在的820亿美元,仅这3家公司就蒸发了约3500亿美元。而这期间,矿业投资却未见减少,如Vale于2010至2015年间花费了超过 700 亿美元进行项目投资,Rio Tinto和BHP Billiton亦花费了类似的数额用以扩展其业务,但他们的大量投资却无法阻止公司市值暴跌的趋势。


  我们从中了解到什么?各国政府、矿业高管、消费者、投资者和非政府组织经历这样一个戏剧性的繁荣与萧条(需求逐渐减少到一个稳定的全球消费水平)过后是否变得明智一些?有人认为各国领导人会采取积极的措施,以使矿产资源行业各方都实现利益最大化。但不幸的是,政府和私营部门执意要继续他们对矿产资源行业以及该行业所处地位的误解,目前更重要的是,他们忽略了该行业所存在的机会。今天,全球许多的矿场都被以不计成本的价钱贱卖出去,有些甚至被暂时存封起来,澳大利亚的矿业勘探项目达到10年来的最底点。这意味什么?今天的勘探作业被搁置,矿业发展就会失去资金,采矿开发及营运也会遭到中止。这将导致未来矿业商品供应低于市场需求,届时商品价格就会上涨。许多分析师苦于辨别矿业投资周期的高点与底点,而许多人也认为澳大利亚已经接近或跨越了矿业周期的最底点。正确的市场分析形势十分重要,因为误判市场走向会误导澳大利亚政府的财政预算方针。但是,国际上的分析师常常会对同一个产业作出不同的诠释和见解。例如BHP Billiton于2008年用了市场预期2 倍的价值,耗资25 亿美元购买了昆士兰州New Saraji的焦煤矿床。5年后BHP Billiton承认该项目难以获得预期的经济收益。但BHP Billiton还不是惟一一个作出错误决策的企业,Rio Tinto亦减少了约 220亿美元的收购,其中包括在莫桑比克的煤炭项目及铝业项目 Alcan,Vale也减少了为数不少的煤炭和镍业项目。


  许多矿业利益相关者认为矿业市场受到 了“周期” 命运的摆布,矿产商品价格也有周期性的波动。但实际上,这里并没出现所谓的周期。当各方高唱“景气结束”的同时,中国对铁矿的需求却日益增加:从 2013 年的 8200 万吨增长为 2014 年的9320 万吨。若“景气”真的结束,那这1100万吨的增长是从何而来呢?在铁矿供应方面,近期的庞大额外产量应是市场早该预料到的。矿场的开发和生产并非一夕之功,一般从勘探到正式营运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因此Vale、 BHP Billiton 和Rio Tinto当初增加产量的消息在全球各方应早有听闻。投资者跟政府当初在得知它们扩展其业务时曾正面鼓吹它们的计划,却在事后悉知中国的经济成长无法消化如此庞大的额外产量时对它们置之不理,甚至抛弃这个产业。难道他们真的曾经预期中国的需求量会无限制地以每年 1000 万吨的方式增长吗?


  我们能在这其中学到什么呢?首先,矿业整体需要精确地专注于市场的需求,投资人必须更加了解供求之间的平衡,董事会应更准确地了解市场,而政府必需了解到大型计划被搁置后政府须要处理这些被滞留的产业及其后续问题。在澳大利亚,许多的港口及铁路相关的大型基础建设被弃置不用,都是由于利益相关者在市场泡沫时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其次,矿业对社会的贡献则需要被更多人认同和理解。相对于农业使用53% 的土地,澳大利亚矿业只占用0.2% 的土地,而该土地使用后会被复育处理,因此矿业开发对环境的影响有所降低。矿业能为政府带来丰厚的收入,亦能帮助当地完善公共设施建设。对于像矿业这样重要的行业,我们不能再以欠长远的眼光和决策来影响它的走向。我们需对矿产品的全球需求采取审慎的评估,以确保未来矿场的勘探、开发及营运。最后,投资人、银行、政府及其他利益相关人士需达成一致的供求共识,以避免未来矿产品受到周期性影响。

版权所有(c) 2010-2012 新疆矿业网 备案号:新ICP备13003118号
地址:乌鲁木齐市人民路1号南门国际城D3座
联系电话:0991-8860559 8860589 传 真: 0991-8860559黄女士:13999112578 电子邮箱:xjtdyky@163.com

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732号